关羽人神辨析,从三幅明代地图看最早的军事指挥学的内容

明代是关羽信仰传播和普及的重要时期,明代军事活动由于其内在较强的流动性,在关羽信仰的传播和普及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从明初的卫所移民,到明中期的嘉靖倭变,以及其他军事活动,对关羽信仰的传播,特别是对边疆、沿海等关羽信仰薄弱地区的传播,其所起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从而为清代关羽标准化的国家崇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关键词:明代;关羽信仰;关庙
宋元时期关羽信仰逐渐形成①,但到明代关羽信仰才真正普及开来。明万历年间,已是“天下神祠香火之盛莫过于关壮缪,而其威灵感应,载诸传记及耳目所见闻者,皆灼有的据,非幻也”,并成为“家祠户祷”、“凡妇人女子”所必知的对象,位列当时的四大正神之首。②与内地关庙的修建以官府和普通百姓为主体不同,在一些边远地区和海外等关羽信仰氛围不是十分浓厚的地方,卫所军人成为关羽信仰和关庙修建不可或缺的主体。可以说,明代的关羽信仰与军事活动密切相关,从明初的卫所移民,到明中期的嘉靖倭变,以及其他军事活动,都不断地为关羽信仰注入新的活力。目前学术界关于关羽信仰的研究成果颇丰③,但专门针对明代关羽信仰传播和普及情况的研究较为少见。关羽庙宇作为实实在在的关羽信仰的物化载体,在古代文盲占大多数、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社会中,能够起到不断传播和强化关羽崇奉的作用。明代军事活动又因其较强的流动性,在关羽庙宇修建和关羽信仰传播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本文试图在明代关羽庙宇分布的基础上,从明代军事活动这一角度,对明代关羽信仰传播情况略加探讨。
卫所移民与关羽信仰的传播
顾诚指出:“从东北到西北以至西南,这些大约构成半个明帝国疆域的地方在明代一般不设行政机构,而由都司及其下属卫所管理。”④在边疆地区,军人及其家属成为移民的主体,也是关羽的忠实信仰者。因此,诸如陕西、福建、广东、云南、贵州等地早期的关庙修建,无不具有浓厚的军事色彩。
陕西北部一些边疆卫所及其毗邻地区,都属于关庙修建较早的地方。陕西行都司除所在地甘肃镇东南隅关庙建于洪武二十三年外,庄浪卫关庙建于洪武二十一年;西宁卫碾北千户所关庙建于洪武十九年;镇边卫关庙建于成化年间;高台守御千户所关庙建于景泰七年和弘治十三年再加修葺;山丹卫除洪武二十九年所建南关关庙外,永乐十一年再将暖泉堡元代所修关庙重新修葺;⑤宁夏卫除卫城东北角唐代所建旧庙外,成化二十三年,都御史崔让再建永通桥新庙。⑥平凉府静宁州关庙重修于洪武七年⑦,到嘉靖年间,平凉府各州县基本都能见到关庙。⑧临洮府府治东的元代关庙于洪武三十一年重修;万历初年,参将梁文将河州关庙修葺一新。洪武初年,指挥王翚将庆阳府治城西门的宋代古庙加以重修;⑨宁州古关庙也于宣德年间再加修葺。⑩明代汉中府建庙时间也较早,兴安州西门关庙在洪武四年由守御千户所创建,城固县关庙洪武八年也已修建。
在卫所军人的努力下,福建沿海及西部等地出现了关羽庙宇。福宁州关庙于洪武十五年由“守御百户张清创建”。漳州府的镇海卫城、六鳌所城、铜山所城、玄钟所城关庙,均为洪武中后期所建。正德年间漳州府铜山卫《鼎建成铜城关王庙记》称“国朝洪武之二十年,城铜山,以防楼寇,刻像祀之,以护官兵,官兵赖之”。邵武府进贤坊关庙是一座宋代古庙,永乐七年,邵武官兵“从大军征西洋,神着阴功,遂得凯旋,重新其庙。正统间征沙尤寇,亦赖神功。武人崇奉,祭无时”。
弘治以前广东卫所所建关庙,不少是在洪武年间修建的。
洪武十四年,明朝军队进入云南后,一大批关庙也随之得以兴修。如临安府宣威街关庙于洪武十八年由指挥王信迁建。大理府治西南关庙于洪武中由大理卫重修。到正德年间,临安府已是“各州县俱有关王庙”。姚安军民府大姚县西南关庙,就是千户官每年霜降日祭旗纛的地方;寻甸府西北关庙是凤梧所官军每年祭旗纛的地方;楚雄府南安治东关庙“当安童夷贼往来之冲,嘉靖间,知府李显阳建,以警慑诸州”。
元代以前贵州地区仅有贵州治城南一所关庙,但到弘治以前,大部分卫所已建有关庙。
贵州地区所修关庙也带有明显的军事性质。毕节卫关庙的修建就与军事活动密切相关。洪武十五年,“天兵定南诏”,次年班师后,因同知柳楫战前曾许愿“若得捷,当撤弊而新之”,后遂建庙,“使人有瞻仰,神复扬灵兹土,而余亦毕姚安之愿”。嘉靖三年,总兵牛桓将贵州宣慰司治内元代所建关庙加以修葺,使该地关庙达到两座。铜仁府郡治东关庙于嘉靖二十七年由指挥王辕连修建。万历三十年,总兵陈璘新建龙头营关庙,同时又重修郡治东关庙,以求关羽显灵助战,确保一方平安。
此外,据《西关志》记载,嘉靖二十六年以前,京师迤西沿长城重要关塞大部分已建有关庙,居庸关城内西山关庙甚至还有敕建庙额。
嘉靖倭变与关羽信仰的传播
在南方地区,特别是在南直隶、浙江、福建、广东沿海地带,关羽信仰的真正大规模普及是在嘉靖年间抗倭斗争以后。在南直隶地区,最先投入修庙的是一些卫所的军士、民人和道士们。吴县的专诸巷关庙在永乐间由苏州卫官军创建;松江府的清村庙和南汇嘴庙在洪武末和永乐初分别由千户陈叙和张敏所建。到正德年间,苏州府、松江府所属大部分州县都已有关庙,且松江府府治周围关庙多达四座。嘉靖后期,倭寇侵扰甚至深入到徽州府歙县、绩溪和宁国府的旌德、泾、南陵等县。明政府和沿海人民积极抗倭,官军每获胜,必归功于关羽助战。扬州卫指挥同知石如璧,“先世高皇帝授六品职。迨嘉靖三十五年,岛夷航海犯东南,流浸毒扬州境,势甚慓石,以其官披执戎伍,祷于义勇武安王,获庥助,夷大创。上首功,朝廷以论最先登之伐,加今职。世世遂捐俸出囊,首倡建神庙于北城门左,布神庇也”。嘉靖三十五年,徐海就擒,“赵公益神侯之功,命有司立庙于常州。侯之庙盛于北,而江南诸郡庙侯自此始”。
浙江地区关羽庙宇的兴修也是在嘉靖倭变以后。嘉靖三十四年,“倭寇继乱东南,天子命赵公文华统师讨之,师驻嘉兴。军中若见关侯灵应响助我师者,已而,师大捷。赵公请于朝,立庙于嘉兴,以祀侯”。绍兴府余姚灵绪山关羽旧庙,也因嘉靖倭变关羽护佑有功而得以扩建。“曩岁倭奴寇姚,倅而几陷。祷于公庙,卒以却贼。于是,当路暨邑父老议恢庙制。”“经始嘉靖丙辰六月,积二十四年规模始宏,解州、当阳恐伟丽不若是。”嘉靖倭变时,胡宗宪曾“练兵于吴山之寿春庵,侯示之梦,若有相于公者。已,果连破贼数阵”,遂将原宝莲院改为关庙。万历以后,关羽庙宇的兴修渐扩展至浙江北部和沿海地区。杭州吴山在万历初年“群庙萃止,而公祠未建,人心缺然”,万历十四年,“始辟承天灵应宫右区,肖像祠公”,万历十八年继续整建,到万历三十二年,正式“秩入春秋祀典”。万历中后期,仅钱塘县一地就有关庙六座。
在明初卫所建修关庙的基础上,嘉靖倭变使福建、广东等地的关庙兴修更盛。像福建漳州府诏安县关庙,就是嘉靖三十七年“知县龚有成梦有护城之功,得应,故立”。海澄县的石马镇上马、下马关庙,俱系嘉靖年间修建;兴化府属邑于隆庆初年均已建庙。在广东沿海地带,广州府的顺德县西山关庙于嘉靖四十三年由“坊民呈建”,新安县县治关庙于万历十二年由“参将方伯署县事王维翰重修”。到万历中期,广州府、韶州府等地大部分属邑已经建庙,潮州府府治所在地海阳县已有关庙两座。此外,像南雄府各县到万历中期均已建庙,其他府州县到万历中后期大都有了关庙的记载。
其他军事活动与关羽信仰的传播
从明初开始,凡重大军事活动中多有关羽的影子。许多关羽志书都记载了朱元璋与陈友谅的鄱阳湖之战,以及成祖朱棣北征本雅失理,关羽显灵助战的故事。嘉靖三十五年序刻的《获鹿县志》,也留下了嘉靖年间关羽助战的记载:“余尝遍游齐鲁燕赵,又西过太行,涉晋代关陇之墟。父老往往言,时遇边徼□患,矢石交下,烟沙茫茫,或风雨震凌,我军危急,将士心悼□愕,众口欢祝,即在空中若见侯灵旗羽盖,神光闪烁。俄顷,虏遂惊溃以去。”在此后的军事活动中,关羽更是被视为精神支柱。隆庆六年,“大征朦胧三峒,兵备道金某监军,夜梦神助,遂大捷”,班师后,于广西平乐府荔浦县再立新庙,岁岁致祭。辽东都司的广宁中左所关庙“起于成化,大于弘治,两新于万历,前后凡四举矣”;广宁前屯卫关庙于嘉靖十一年因火灾焚毁,后于嘉靖十二年和嘉靖十三年分别加以修葺。辽东地区如此频繁的关庙修建,无非是因为“辽地与夷为邻,与虏为仇,兵将袵革枕戈,日与为敌,使非怀忠奋义,则苟生保躯之心重,谁肯捐身蹈危为国家壮屏翰,为生民捍祸患哉?”因此希望关羽英灵能“幽赞冥授,启佑人人,使咸抱忠仗义,以报国家宠优养给之恩”。缪天成在为广宁中左所所作的《重修关王庙记》中,也充分肯定了关羽在军事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我辽海为神京左臂,大小武臣,非公之忠勇无所矜式;远近属国,非公之威灵无以震摄,况锦尤边境要冲乎?”随着辽东边疆形势日益恶化,关庙的扩建速度不断加快。兵部尚书孙承宗在《重修汉前将军关壮缪公祠记》中称:“天启甲子,予阅兵觉华,几殆阳侯之难。或言公降神佑护,一时宣传。以其语涉怪,略为辑祠于宁远。”不久,孙承宗又亲历了崇祯三年山海卫关庙扩建工程。在这种内忧外患的局面下,关羽崇奉也达到新的高度。万历四十二年,关羽被敕封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于正阳门建祠斋醮三日,颁知天下,以求“边方镇静,四夷无扰,朝野奠安”。万历二十年五月,日本入侵朝鲜,明朝政府派军队到朝鲜援助抗倭作战,游击陈琳在李朝政府的协助下,特于汉城崇礼门外建关庙一座,把关羽信仰带到了海外。
余论
明代的关羽信仰开始迈出先前的自发和无序状态,逐步走向了神圣化的发展道路,关羽造神运动开始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向标准的国家崇拜转化,而这一过程的最终完成则要到清代了。关羽在明代之所以与军事活动密切相关,且倍受将士崇奉,除官府提倡外,至少还与以下原因紧密相关。
首先,关羽的忠义仁勇形象,很受武人的尊崇。正统年间,杨璇为大同府府治关庙所作的《义勇武安王庙记》中就已指出:“初忠义之声传播当时,而流被后世者益着。仰其风烈者,乃建祠祀之,而武臣将士尤加崇飨焉。”
其次,护佑之功。军人们不分南北,每有战事,必祈荫佑。成化二年进士安徽休宁人程敏政,在《三论汉寿亭侯及远祖忠壮公、唐越国汪公、中丞张公之祀》中回忆到:“汉寿亭侯忠义闻天下,先公屡尝梦之,每出师则祀于帐中。”。明军也常将关羽祭于教场,并奉其“为三军司命之神”。
最后,与明军的整体文化水平不高有关。在古代文盲占大多数的社会里,超自然的信仰常被用作治军的一种手段。戚继光坦率地指出:“夫南兵南将,凡有条约,上下讲读,信而畏之。此间将领而下,十无一二能辨鲁鱼,复有自已敕谕,不曾记得一字,如练兵条约、连坐保结,节制甚明,其戍边之吏士不识字者,固非得已,识字者,且效白丁之习。”因此,用宗教迷信的因果报应作为规劝,也不失为主将辅助军事教育的较好的办法。
注释:
①蔡东洲:《论宋元关羽信仰的成因》,朱瑞熙编《宋史研究论文集》第十辑,兰州大学出版社,2004年。
②谢肇淛:《五杂俎》,卷十五《事部三》,上海书店,2001年。
③专着有洪淑苓《关公民间造型之研究:以关公传说为重心的考察》;蔡东洲、文廷海《关羽崇拜研究》;刘海燕《从民间到经典》;论文集卢晓衡编《关羽、关公和关圣》等。论文有郭松义《论明清时期的关羽崇拜》;葛继勇、施梦嘉《关帝信仰的形成、东传日本及其影响》(《浙江大学学报》〈社科版〉2004年第5期)等。
④顾诚:《明帝国的疆土管理体制》,《历史研究》1989年第3期。
⑤⑦⑩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卷五七七《陕西行都司祠庙考》、卷五五三《平凉府祠庙考》、卷五七二《庆阳府祠庙考》、卷五三一《汉中府祠庙考》、卷一○八二《兴化府祠庙考一》、卷一三二三《南雄府祠庙考》、卷一四二六《平乐府祠庙考》、卷六四《永平府部?艺文一》,上海中华书局,1934年。
⑥胡汝砺纂《宁夏新志》,卷二《坛遗祠祀》,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本。
⑧赵时春纂《平凉府志?坛祠》,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本。
⑨梁明翰纂《庆阳府志》,卷九《祀典坛?祠》,稀见中国地方志汇刊本。黄仲昭纂《八闽通志》,卷六十《祠庙》,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本。郑镛:《关帝崇拜与漳州民风》,《漳州师范学院学报》1998年第3期。邢址纂《邵武府志》,卷十《祀典》,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本。周季凤纂《云南志》,卷三《临安府?祠庙》,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本。周季凤纂《云南志》,卷三《大理府?祠庙》、卷九《姚安军民府?祠庙》,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本。王尚用纂《寻甸府志》,卷十一《祀典》,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本。徐樥纂《楚雄府志》,卷四《禋祀志》,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本。谢东山纂《贵州通志》,卷七《祠祀》,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本。陈以跃纂《铜仁府志》,卷六《祠祀志?祠庙》,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本。王士翘纂《西关志》,卷四《寺庙》,北京古籍出版社,1990年。牛若麟纂《吴县志》,卷二十《祠庙中》,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本。陈威纂《松江府志》,卷十五《坛庙》,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本。杜邦杰纂《甘泉县续志》,卷十五《武安王纪庥碑》,民国十年刻本。唐顺之:《常州新建关侯祠记》,赵钦汤辑《汉前将军关公祠志》卷八《艺文中》,明万历三十一年刻本。翁大立:《余姚灵绪山重建武安王庙碑》,赵钦汤辑《汉前将军关公祠志》卷八《艺文中》,明万历三十一年刻本。张寰:《寿春庵新建汉寿亭侯关王祠记》,赵钦汤辑《汉前将军关公祠志》卷八《艺文中》,明万历三十一年刻本。王迪吉:《吴山鼎建关公庙碑记》,周广业辑《关圣帝君事迹征信编》卷二十六,清乾隆刻本。聂心汤纂《钱塘县志?纪制?庙》,丛书集成续编本。袁业泗纂《漳州府志》,卷二十九《诏安县?宫庙》,中国史学丛书本。郑镛:《关帝崇拜与漳州民风》,《漳州师院学报》1998年第3期。郭棐纂《广东通志》,卷十八《广州府?坛庙》;卷二十八《韶州府?坛庙》;卷四十一《潮州府?坛庙》,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本。俞宪纂《获鹿县志》,卷四《祀典》,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本。王奕曾纂《锦县志》卷八,《重修关王庙记》、《艺文志》,辽海丛书本。李辅纂《全辽志》卷五,《广宁前屯城修建关王庙记》、《重修辽阳关王庙记》,辽海丛书本。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卷三《关帝庙》,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年。吴晗:《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下编》,卷四《肃宗实录二》,中华书局,1980年。李侃纂《山西通志》,卷十四《集文》,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本。程敏政:《篁墩文集》卷十一,文渊阁四库全书本。颜延榘:《丛桂堂全集》,卷三《碑记》,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本。戚继光:《陈边情及守操战车》,《明经世文编》卷三五○,中华书局,1962年。

开阳新闻网,贵州新闻,贵州开阳门户网,开阳最新资讯,开阳人民门户网站(
安顺城

关羽崇拜现象关羽是我国历史上最为特殊的人物。他由生前一位将领、侯爵,死后逐步晋封为公、王、帝君、大帝,直到登峰造极作为“武庙”主神与孔子“文庙”并祀。这个过程也就是关羽由人变为封建社会各阶层共同信仰的神的过程。据《荆门志》记载:湖北当阳县玉泉景德禅寺关羽庙“兴于梁、陈间,盖始于智者大师开山之时也。历隋至唐,咸祀事之”。唐代贞元十八年,“荆南节度使江陵尹斐均,广其祠宇,增于旧制”。[1]澳门mgm美高梅官方网站,这是最早的关羽庙祭祀。唐代关羽作为名将,已进入“武庙”陪祀。至北宋徽宋(1101—1125)崇宁元年始追封关羽为忠惠公,大观二年又进封为武安王。宣和五年,再加“义勇”二字,称义勇武安王。南宋建炎三年,改封为壮缪义勇武安王。孝宗淳熙十四年,更封为英济王。元代文宗天历元年,加封显灵武安济王。史称元代关羽“英灵义烈遍天下,故在者庙祀,福善祸恶,神威赫然,人咸畏而敬之,而燕赵荆楚为尤笃,郡国州县乡邑闾井皆有庙……千载之下,景仰响慕而犹若是”。[2]明朝从太祖洪武二十七年,敕建庙于“金陵鸡笼山之阳”。[3]永乐帝迁都北京后,又“庙祭于京师”。[4]成化十三年,正式决定把地安门西关帝庙作为太常寺官祭场所,除每年定期拜祭外,“又定国有大灾则祭告”。[5]万历二十二年,对关羽的晋封由王提高到帝,称“协天护国忠义大帝”。[6]万历四十二年,又改封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明方孝儒《关王庙碑》文说:“至今千余载,穷荒遐裔,小民稚子,皆知尊其名,畏其威,怀其烈不忘”。[7]至明末又尊崇关帝为“武庙”主神,与孔子“文庙”并祀。清朝统治者对关羽的崇拜,早从关外已经开始。崇德八年,便于盛京建立关帝庙。皇太极还亲赐一块“义高千古”的匾额,定“岁时官给香烛”。[8]入关后,又沿袭了明代岁祭关庙之例。对关羽为的崇祀,如从皇帝封敕和百姓祭祀相结合看,起源于两宋,发展于元至明中叶,深入普遍于明后期和清代。明末人刘侗说:“其祀于京畿也,鼓钟相闻,又岁有增焉,又月有增焉”。[9]据万历时人统计,仅宛平县属就有关帝庙51座。当时北京城内外分属于大兴、宛平两县。加上大兴县的关庙,明末北京城内外关帝庙总数“至少接近百所”。[10]顺治九年敕封关羽为“忠义神武关圣大帝”。雍正时,追封关羽父祖三代为公爵,命“天下府州县卫等文武守土官,春秋二祭如文庙仪制,牲用太牢”。[11]乾隆三十三年,以“关帝历代尊崇,迨经国朝尤昭灵贶”,故又加封为“忠义神武灵祐关圣大帝”。[12]同时规定祭文由翰林院撰拟,祭品由太常寺备办,官建祠宇版位座数由工部制造,还特准地安门外关帝庙正殿及大门瓦改用纯黄色琉琉,与孔庙相一致。嘉庆十九年,清廷在平息京师和河南滑县两地天理教起义以后,即以“屡荷关帝灵爽翊卫”,加封“神勇”二字,“并颁滑县庙宇御书匾额曰佑民肋顺”。[13]咸丰二年加“护国”,次年增“保民”,六年添“精诚”,七年再增“绥靖”。到光绪五年,清政府对关羽的封号已加至22个字,合称:“忠义神武灵祐神勇威显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14]。据统计,有资料可查的50个府、州、县、乡共有480余处关帝庙宇[15]。台湾据1930年统计,关帝庙为150座。此外,直隶良乡又祀刘、关、张三人的三义庙12座,霸州三义庙14座,蓟州三义庙3座。光绪《怀来县志》称:“其外各村堡庙不俱载”。咸丰《因安县志》说:“在村者不可胜数”。乾隆《宝鸡县志》称:甚至有“一村两庙”。光绪《海门厅图志》云:“民间私祀关帝庙处处有之”。光绪《兰溪县志》载:关帝庙“四乡多有”。乾隆《万全县志》称:“民间设祀者皆不备载”。光绪《长治县志》云:“村镇关帝莫不崇奉”。光绪《长汀县志》称:“关帝庙在各乡各坊者悉难数”。同治《祁阳县志》说:“村镇之处,多祀关、岳二圣,或专或兼,祠宇未及悉登”。同治《桂阳直隶州志》说:“民祀关帝庙,所在皆有之”。道光《澂江府志》云:“各村落俱建祀。”由此可见,关羽信仰之普及化,它已触及到县以下的村落镇堡中去了,这是明清以来封建国家敕封诸神中所很少见到的。关于建庙时间,如山东潍县27座关庙,有年可考的15座,建于宋代一座,元代一座,明代8座,清代5座。通州21座,一座建于元天历二年,4座建于明代,其余大体建于清代。《束鹿县志》有7座关庙,除1座建于清代外,其余6座中1座建于明弘治十三年,两座建于万历时,三座建于崇祯年间。[16]广东《兴宇县志》记共有四座明建关庙,最早的建于正德九年另三座建于崇祯时,乾隆二年修一座[17]。浙江兰溪县,有一座关庙建于宋绍兴年间,另有四座建于清代[18]。

惟有暗暗乞求佛祖保佑。

为“明第一流人物”

“徒弟冒着巨大的艰险前去采茶,皆居绝顶”,中国现役军舰名称大全。清代名士王世桢赞叹王阳明“立德、建功、立言,堪称学界巨擘、“百世之师”,被并称为“孔孟朱王”。其学术撒播至今,理学集大成者朱熹,以是他与儒学首创人孔子、儒学集大成者孟子,影响深入,为明代城防特质。

[相关链接]王阳明兴办的“心学”体系在明自此思想界占有首要地位,又称瓮城,称月城,今天南海局势最新音尘。城门半圆外凸,从图可见,并加女墙。西北西北四方的城门防止成效完备,小月楼十一座”。看着军舰简笔画。嘉靖三十一年(1552)副使廖天明在原墙体为土墙的基础上以石垒筑,城门楼阁七座,垛口二千二百二十三个,宽二丈,高二丈,这是末了一道防线。《黔记》有记:“墙垣周一千二百五十七丈(按明代1丈合3.11米计约7.8里),此为第一次发现;末了为城墙,军事。为卫城四围护幛。从图可见这异样是巨大的城防工程。演习亡故名额。过去所存史料未见有护城河记载,组成战时城市的第一道防线;其次为护城河,均为屯兵驻地,北门有教场,西门之外设普定站,均有围墙应为关防驻所,即设东关、南关,西北西北四门之外均有军队防地,该图有如下首要史料价值:

(选自《宋史·燕达传》)

1、明代安顺城军事防止成效的完全再现。八十年代解放军大演习。从图可见三个层次:首先是核心防止,按图索骥,明代安顺城状貌概括俱见,并各有图说。

按此《普定卫城图》所列,省城图及所领府、州、卫、县、所各城图、地理图也最为仔细,是明代贵州志书中卷帙最多、门类最为完全的一部志书。首列贵州总图,三十四目,全书六十卷,“文章、勋业亦烂然可观矣”。《黔记》为其官居贵州巡抚时所作,随地著书”,东海军演。《明史》称他“宦辙所至,但读书不辍,加太子少保衔。他一世虽久在官场,后以功封兵部尚书、右都御史,曾任贵州巡抚,隆庆五年(1571)进士,实弹军事演习会死人吗。别号蠙衣生,字青螺,迄今已有400余年。纂修者郭子章,以全新的绘图效率让人刻下一亮。

《黔记》纂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从三幅明代地图看最早的军事指挥学的内容。第四卷“舆图志”再次显示一幅《普定卫城图》,《黔记》问世,我不真切解放军台海大演习。长达200余年安顺行政建制的根本格式。

到了万历三十六年(1608),注明三州六长官司地理位置。三州为安顺州、镇宁州、永宁州。近代军事著作。六长官司为宁谷长官司、西堡长官司、十二营长官司、康佐长官司、慕役长官司和顶云长官司。此为明代自洪武十八年(1385)始至万历三十年(1602)止,除卫城外,均将城区与辖区合为一图,在此不逐一列举。可见当时登西秀山凭栏观景已为文人行游时尚。

3、该图同上图一样,另有峨山张雨等诗题,并留七律二首,巡按御史赵大佑易“观风扁”为“万壑云烟”,无才深愧与‘观风’”。嗣后,解放军东海演习。振武扬威北镇雄。更欲寻春楼下去,难受民瘼岁常同。看花跃马新郎得,徐步登临亦在空。其实二战没那么正义。极目乡关云尚远,副使韩士英题诗:“孤山如釜不成峰,为嘉靖丁酉年巡按御史杨春芳建,上悬扁“观风亭”,另建有观风亭一座,山顶除塔山外,嘉靖志卷八有文字记载,没关系看出明代嘉靖时期安顺城墙环垣共有楼阁10座。

2、图示西秀山仍为白虎山,指挥。诀别为:东水关接津楼、西水关云津楼、南水关南津楼。这样一来,还建有西角楼、南角楼、东角楼。三水关也建有水关楼,周一千四百丈”。四门所建城楼诀别为朝天楼、永安楼、怀远楼、镇夷楼。除此而外,安顺城。城铺五十五,北曰镇夷。城楼四、水关三,西曰怀远,南曰永安,东曰朝天,但嘉靖志对图示相关内容则进行了大批补充。主要有:

1、加绘城墙和四座城门门楼。卷四城池中记有:“门四,在其基础上补充。中国现役军舰大全。图虽变动不大,根本沿用弘治《贵州图经新志》所示之图,《普定卫图》为其一,比《贵州图经新志》晚五六十年。该志前有贵州田野图总绘,时间为嘉靖三十四年(1555),明代。烟光云影路迢迢。”

嘉靖《贵州通志》刻本仅见天一阁,禁足幽僧不过桥。风物模糊犹在目,噪残秋色不闻蜩。游山诗客闲登塔,坐听松声海上潮。突破晓烟常见鹤,与安顺相关的有七律《普定山寺》:“禅关寂寂隐山腰,协助编纂的有宣慰使司儒学教授叶榆、赵瓒等。沈庠善诗文,后任按察副使。地图。该志由沈庠定例修文,成化十七年(1481)进士。曾任贵州提学副使,上元(今江苏南京)人,内容。赵瓒等纂。沈庠,也是贵州省现存最早的一部方志。明沈庠修,是贵州省第一部省志,尤显“两庙一校”的首要。

《贵州图经新志》纂修于弘治年间(1488-1505),为地方文文官员按期示祀。除此之外其它寺庙并未标出,比较一下中国第三航母最新音尘。城隍庙也成了城市庇护的地标,建城必以其地置庙奉祀,尚武元气尤为首要。城隍为守土之神,为历代倡奉忠义的向征。“卫”为军事建制,关王庙宣示的则是尚武。关王又称关帝,同为官庙,不单年代早且最为明细。

与卫学所示的崇文主旨对应,听说安顺。正统三年(1438)按察司分巡佥事屈伸偕同都督顾勇、卫指挥使王斌重建的记载。这一记载文献价值尤高,后毁于火,其中有宣德八年(1433)贵州参议李睿择址建学宫,为建城之后不久的洪武二十七年(1394)。并留廖驹《普定卫儒学记》一文,安顺城。即“肇自洪武辛酉”,便赶快在各卫所推开。该卷“学校”中对明初普定卫学的兴建有详实的文字记载,军人子弟接受正路儒学教育而建。从洪武十七年(1384)在辽东等卫兴办,卫学是为处理军队屯戌,其实典范军事战略实际。儒学到从京师到地方府县一以贯之。而卫学则为额外的官学形式。最早。卫所为军事建制,从明初始边普遍全国,是为官学。我不真切从三幅明代地图看最早的军事指挥学的内容。明代建孔庙、兴学校,卫学即儒学,就已经确立了今安顺在贵州西部的地位。

3、卫学、关王庙、城隍庙是组成明代郡城的组成部分,管属片区有威清、平坝、安庄、安南四卫、普定、普安二军民指挥使司和普安州。这从一个方面阐发了从明初起先,其中安平道按察分司驻普定卫城,按府分司,永乐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1423.9.1)贵州设四道,迄今仍留名布政街。看待国产航母的最新音尘。兵备道即安平道,弘治八年兵备副使周凤建”。图中所示布政分司方位,想真切现代潜艇还怕驱逐舰吗。圆通寺右:兵备道分司在卫城内北,“布政分司在卫城内南,但有布政分司、兵备道和安平道等三个省派出机构。该卷“官署”文字有记,不单年代早且最为明细。

2、官署未标出卫署和下辖千户所,正统三年(1438)按察司分巡佥事屈伸偕同都督顾勇、卫指挥使王斌重建的记载。这一记载文献价值尤高,后毁于火,其中有宣德八年(1433)贵州参议李睿择址建学宫,为建城之后不久的洪武二十七年(1394)。并留廖驹《普定卫儒学记》一文,即“肇自洪武辛酉”,便赶快在各卫所推开。该卷“学校”中对明初普定卫学的兴建有详实的文字记载,军人子弟接受正路儒学教育而建。从洪武十七年(1384)在辽东等卫兴办,卫学是为处理军队屯戌,儒学到从京师到地方府县一以贯之。而卫学则为额外的官学形式。卫所为军事建制,从明初始边普遍全国,是为官学。明代建孔庙、兴学校,卫学即儒学,长达200余年安顺行政建制的根本格式。

3、卫学、关王庙、城隍庙是组成明代郡城的组成部分,注明三州六长官司地理位置。三州为安顺州、镇宁州、永宁州。六长官司为宁谷长官司、西堡长官司、十二营长官司、康佐长官司、慕役长官司和顶云长官司。此为明代自洪武十八年(1385)始至万历三十年(1602)止,除卫城外,均将城区与辖区合为一图,3、该图同上图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